世界教育论坛FWE2020首场线上高峰论坛落幕

世界教育论坛FWE2020首场线上高峰论坛落幕

2020年6月30日美东时间14时(北京时间7月1日2时),世界教育论坛(FWE)以线上网络直播的方式在美国纽约开启了2020年首场高峰论坛。作为新冠病毒暴发后,全球首场最高规格的国际教育线上论坛,本次论坛集结了来自欧洲、北美、亚洲和大洋洲七个国家十五名教育部长、专家学者、政策决策者以及杰出青年代表,就全球疫情背景下,未来教育的改革、发展与创新展开了巅峰对话。

本次论坛以“教育中断与教育重建:新冠疫情如何塑造教育的未来?”为主题,由OECD教育与人力技术部长、被誉为“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缩写)之父”的Andreas Schleicher特别设计,《纽约时报》世界知名专栏作家、国际事务评论员、三届普利策获奖者Thomas Friedman担任主持。

主旨演讲及讨论嘉宾包括: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主席John Palfrey、世界教育论坛创始人及主席Dr.Cheng Davis、国际文凭组织(IB)执行秘书长Dr.Siva Kumari、美国前教育部长Rod Paige、西班牙教育部部长Alejandro Tiana Ferrer、芬兰前教育部部长Olli-Pekka Heinonen、Teach ForPeru首席执行官Franco Mosso、Phalen领导力学院创始人及CEO,Earl Martin Phalen、Red Bridge创始人Orly Friedman等。

作为论坛的重磅环节,OECD教育与人力技术部长Andreas Schleicher首次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披露OECD学术报告,深度解析新冠疫情对全球教育体制带来的冲击以及有效应对措施。他在主旨演讲中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约190个国家因疫情暂停了线下课程,超过15亿学生的教育进度受到影响。虽然有部分学校尝试通过线上教育的方式来继续提供课程,但仅有一半的学生能够通过网络完成部分或全部课程。对于互联网服务薄弱地区的学生来说,停课使他们难以继续学业。在线教育有限的触达和使用能力,加剧了教育资源的不均衡。

他呼吁,对于各国政府及学校而言,当务之急是保证疫情之下教育的延续性。现有的在线教育模式和教师的整体教学能力并不能完全消除学校关停带来的负面影响。各方必须做好准备,增强在线教学技术的布局及运用,提高教师培训,同时兼顾偏远地区及低收入家庭群体、低龄学生、以及继续教育学生的需求,以应对被疫情中断的2020-2021学年以及将来可能持续的风险。

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主席John Palfrey首先指出,政府应当通过扩大受教育机会、创新教育模式以及关注学生身心健康这三个方面,有效应对疫情挑战。他在演讲中坦言,对于疫情对现行教学体系的影响感到忧虑,敦促美国教育系统做出重大转变,解决教育资源分配不均问题,以包容和公平的方式扩大弱势群体的受教育机会。

远程学习虽然为学校停课提供了解决方案,却无法弥补因此造成的社交环境的缺失。据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疫情期间,美国学生的焦虑和压力感上升了81%。就此问题,Phalen领导力学院创始人及CEO,Earl Martin Phalen表示,学校本应是家的延伸,是为学生提供社交支持和心理疏导的地方。他分享了他所在地区的学校通过增设线上俱乐部,帮助学生疏解心理压力的成功经验,呼吁教育者更多地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

而在以“快乐教育”理念闻名的芬兰,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被认为是一切教育的基础。芬兰前教育部部长Olli-Pekka Heinonen在圆桌讨论环节分享了自己的教育观:无论疫情与否,教育都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学校、老师和学生之间存在着深刻的相互影响关系,而信任是这个体系可持续运转的最重要的因素。他认为,老师和学生之间、老师和家长之间、学生和家长之间都必须建立和形成相互的信任,才能打造一个良性循环的教育系统。

西班牙教育部部长Alejandro Tiana Ferrer则表示,“各国政府及教育决策者应当为学生提供多方位的支持”。他分享了本国教育体系为应对疫情做出的有效尝试,包括:建立知识分享网站,由教师和学生共同运营;与企业合作,为学生搭建更多创造性的活动平台和渠道;以及通过电视台提供免费节目,为在线学习有困难的孩子提供居家学习的资源等等。

世界教育论坛(FWE)一贯重视青年领袖的参与。来自美国的杰出青年领袖代表之一,“奥巴马总统终身成就奖”获得者,Command Educati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Rim与来自加纳、卢旺达的优秀青年代表分享了他们如何在疫情期间为各自的国家教育贡献自己的力量。

世界教育论坛(FWE)创始人及主席Dr.Cheng Davis则提到了美国高等教育面临的严峻的挑战。她在主旨演讲中分享道,由于疫情影响,未来4-10年中会有约4500所美国大学暂时关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或无法继续接受高等教育。因为在过去四十年中,美国高校学费上涨1400%,使得更多学生依赖于助学贷款,这也将导致年轻学生入读大学变得愈发困难。世界教育论坛(FWE)将在九月的论坛中专题讨论高等教育财政的问题。

尽管各国与会嘉宾普遍认同,疫情对全球教育体制造成了严重冲击,但他们同时相信,疫情为全球教育创新带来了无限可能。在论坛的最后,Dr.Cheng Davis评价了论坛在疫情背景下,探讨全球教育体系改革创新的重要意义。她呼吁各国的政策制定者和教育机构抓住时代的契机,着重关注非优势地区的教育公平,培养符合未来社会发展需求的人才,因为“精英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充满人性关怀的领导人”。

非营利组织世界教育论坛(FWE)于2018年成立,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在全球多个主要城市设立办事处,是世界首个致力于为全球商界领袖、前任和现任教育决策者及世界知名学者提供包容的平台,使各方能够就教育问题展开对话与辩论。FWE探讨的核心问题包括经济增长和繁荣、国家劳动力质量、数字社会中的就业前景,以及弱势群体的机会与公平。

2019年12月3日,世界教育论坛(FWE)于巴黎OECD总部召开首届高峰论坛。论坛采取邀请制,阿里巴巴创始董事长马云、泰国CP集团高级董事长谢国民、荷兰劳伦蒂安公主、OECD教育与人力技术部长Andreas Schleicher、世界教育论坛创始人及主席Dr.Cheng Davis等重磅嘉宾发表演讲。来自美国、中国、新加坡、芬兰、英国、瑞士、新西兰、巴西等国超过300名各界领袖及专家学者共襄盛举,为全球智慧共同探索未来教育发展之路打下坚实基础。

作为世界教育论坛(FWE)2020年首场线上高峰论坛,本次论坛通过网络视频直播的方式向全球观众播放。据悉,FWE还将于2020年七月及九月呈现两场线上高峰论坛,就疫情背景下,全球高等教育及青年人才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展开深入探讨。观众可登陆世界教育论坛(FWE)官网注册和回看论坛实况。(刘筱)

责编:张靖雯

香港社会须切实行动革除教育痼疾

香港社会须切实行动革除教育痼疾

新华社香港6月13日电 香港教育界近年来的种种乱象和痼疾,在去年以来的“修例风波”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痛心疾首。杜绝校园内外愈发嚣张的“港独”“黑暴”等极端乱象,为青少年营造健康的成长空间,是特区政府必须承担的责任,也应当是香港全社会的共同工作。

前不久,一位香港教师公然宣称:鸦片战争时英国侵略中国是为了消灭鸦片。这种错乱疯狂的史观、没有半点道德底线的胡言,恐怕连英国人自己都想象不出来,而这却发生在曾因鸦片战争而历经百余年殖民统治之苦的香港。不知那些饱受英人欺凌的港人先辈,文武庙边的那些亡灵,如地下有知,对此会作何感想?香港某些教师品行之不堪,由此可见一斑。

有些教育工作者更严重违反职业操守,在课堂上散播极端言论,甚至怂恿、带领学生参与违法暴力活动。去年以来,有通识科教师在网上诅咒维护社会安宁的香港警察“死全家”,有中学助理校长诅咒警察子女“活不过7岁”。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把持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更公然以政治凌驾专业,以一己之政治观取代是非、置换对错,产生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

在所谓“违法达义”和“留案底的人生更精彩”等歪理邪说的蛊惑下,“修例风波”中香港不少大中学生走上街头参与暴力,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一度变成暴徒“战场”和“兵工厂”,10多岁的少年沦为罪犯……鲁迅先生当年发出“救救孩子”的呐喊,哀痛的是封建礼教“杀人”。如今,那些反中乱港的政客们打着所谓“公义”“民主自由”的旗号,甚至是要求外国再次殖民的旗号,明目张胆地怂恿孩子们上街堵路、放火、袭警,甚至杀人……在今日之香港,“救救孩子”比鲁迅那个时代更急迫。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依照法定程序展开香港国家安全立法的重要关口,反中乱港势力依然不知收敛,竟在学校煽动联署和罢课,继续将学生作为“马前卒”和“炮灰”,不惜以香港社会的未来为赌注谋取一己政治私利。

教育具有鲜明的主权属性。香港回归祖国的历史性转折,意味着特区教育体系和制度设计必须在“一国两制”框架内持续完善,消除殖民遗毒的同时,切实培养广大学生对国家和民族的尊重与认同,为香港与国家储备人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础上,自行制定有关教育的发展和改进的政策。

然而,香港回归近23年,教育方面的“发展”和“改进”踪迹难寻,乱象渐生而为沉疴。教师中的极端言行与暴力教唆屡见不鲜,更有考评局出题问考生是否同意“1900—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的荒诞一幕。今日香港青年价值观之乱、历史观之乱、国家观念之严重缺乏,已经到了必须重视、必须改变的时刻。

需要强调的是,特区政府当切实承担起基本法所赋予的重要责任与使命。一方面确定任务清单,包括加强对青少年学生的宪法和基本法教育、国家安全教育、国民教育和国情教育。另一方面需要完善教育制度,从“一国两制”的核心要义出发,提升对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的考核与管理,规范教职人员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同时,对散播“港独”攻击国家的言论“零容忍”,对怂恿鼓动学生参与暴力和罢课的行为坚决说不。面对沉疴痼疾,必须要有久久为功的恒心与决心,坚持对香港青少年的国家观、历史观和价值观重新“塑形”。只有这样,中央赋予的权利才不会停留在纸面之上,成为一句空话。

教育是全社会共同的事业,香港未来的建设者应是守法、明理、爱国的新人,而不是沉浸于种种虚妄概念中的执迷不悟者。所以,除特区政府之外,关心香港下一代的各界力量也需要真正行动起来,不能再让青少年被荼毒,让他们在人生成长的关键时期留下巨大遗憾。这是香港的大事,也是国家的大事,有赖所有人共同用心,全力以赴。

责编:朱箫